联系我们  |收藏网站欢迎深圳市白荷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官网,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微信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4000-1314-02 0755-86626632

logo

深圳市白荷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您可靠的心理“解救”管家

联系我们

深圳市白荷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4000-1314-02

座机:0755-86626632

邮箱:
xinheguanai@126.com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深南大道北世纪假日广场A座瑞思中心23层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理文章 » 心理知识百科 » 婚姻技巧 »

看《猎场》跟胡歌学点心理学 :创伤后心理该如何修复?

时间:2019-11-04   浏览量:761    作者:原创

真正从创伤中走出来的人,会更坚强,会对生活有新的理解,获得创伤后的成长。过去的创伤不会成为未来生活的困扰,再想起来的时候,会有所触动,但不会悲伤。

在2017热血逐梦纵横职场年度钜制《猎场》中,严枫因为陈香去世而产生了精神分裂,郑秋冬为了治好她,竟然想到“假死”的办法,昨晚这一集播出后引来无数网友吐槽,认为这一部商业剧忽然变成了狗血情感剧。

同时也有很多网友担心“这不会给严枫的病雪上加霜吧”。但郑秋冬如今已经别无选择,只能背水一战。郑秋冬与严冰河商量好“假死”的方案后便开始行动起来,他先是在严枫面前假装心脏病发,演的与陈香当初的状态如出一辙,严枫看到后吓得直往后退,随后又赶紧给郑秋冬递水吃药,脸上透露出满满的担忧。

在医院时,郑秋冬为了进一步刺激严枫,对她进行了临别之际的告白,这也是陈香当初想做但没有做的,严枫听完瞬间泪流不止。之前郑秋冬曾经说过:“我期待这个过程能够触碰到她”,而从严枫的反应来看,她似是信以为真。

在最新的预告中我们看到,经过接二连三的刺激后,严枫的病情居然真的康复了!

郑秋冬使用的这个方法并非是临时一拍脑袋的决定,也并非毫无科学依据的,曾经在监狱里学习过心理学知识的他其实算得上半个心理学专家。郑秋冬的拯救严枫计划就用到了心理学中的创伤后应激心理障碍修复知识。

因为每种伤害都存在于生命内部,而生命是不断自我更新的,所以每种伤害里都包含着治疗和更新的种子。

人在经历突发的负性事件后会出现一系列的应激反应,比如否认,愤怒,悲伤。大部分人都可以随着时间推移,自己走出来。但也有出现心理问题甚至患上精神疾病的,最常见的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不过剧中的严枫症状比较复杂,有精神病性症状,还失忆,剧里提到了解离(就是跟现实脱节)。

 

严枫这种案例比较少见,可以简单理解为冲击太大,她不愿面对现实,而采取的一种自我保护,就跟太疼了人会晕过去一样。严枫就是相当于在心理上“晕”过去了。

 

严冰河一开始想做的就是唤醒她,但是他故地重游的计划并没有触及这个创伤事件本身,下面我们重点说郑秋冬的拯救方案。

 

为什么有些人经历了创伤很快可以过去开始新的生活,而有些人则一直限在创伤里?这是因为他们对创伤事件做的“加工”不同。一般来说,当你理解了整个创伤事件的过程,接受它的发生,不再怨恨自己,也不让对别人的怨恨影响自己的生活时,你就走出来了。

 

很多人停滞在创伤里,是因为他们没有完成这个过程,也许是重新体验这个过程太痛苦,他们会卡在某个阶段。在他们脑海里的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是很多碎片化的片段。所以第一步就是要帮他们整合这个故事。

这就是郑秋冬做的,他帮严枫重现这个陈香死亡的过程,把这个故事完整化。让她可以重新跟这段记忆链接,并随着进程重新感受、理解、建构这段经历。

 

郑秋冬还提到了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控制,他说他可以控制整个过程,让严枫不受到过于激烈的刺激。这也是创伤相关心理治疗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因为重新回忆创伤会唤起很多负面情绪,必须要控制这个度,否则过于强烈的情绪还是会阻碍对创伤事件的重新加工。

 

做创伤治疗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点是让来访者做到一只脚在过去,一只脚在现在。让他明白创伤只是过去的风景,而他是处在现在,处在一辆前进的列车上。

 

真正从创伤中走出来的人,会更坚强,会对生活有新的理解,获得创伤后的成长。过去的创伤不会成为未来生活的困扰,再想起来的时候,会有所触动,但不会悲伤。

 

郑秋冬提到了要让严枫带着陈香的期待和使命活下去,这也是创伤治疗中很重要的原则就是给当事人以希望。让他们有目标,有继续生活的动力。比如有些失去另一半的人,你可以提醒他,他还有孩子,孩子就是希望。

有研究者做过这样的统计,超过80%的人在其一生中会遭遇至少一次的创伤。可是依然有很多人不仅很快走了出来,还能够带着这段创伤记忆,幸福生活。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1)首先,关系治愈创伤

不论是在大样本的研究中,还是在临床的个案中,心理学工作者都发现,关系是让人们从创伤中恢复,并能够带着创伤留下的痕迹继续生活的重要因素。

《问题餐厅》里面对五月的悲惨遭遇,她的朋友纷纷伸出了援手。最后,她选择去告曾经的“老板”。

那时,胜诉或败诉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决定去抗争,决定去放下。

之前妈妈也觉得“家丑不外扬”,一直去追究谁的责任,但女儿的勇敢让她意识到,她应该去支持自己的宝贝女儿,反抗那些肆无忌惮的人。

朋友和家人对五月的理解和支持,让她能够从此带着那挥之不去的创伤记忆继续生活。

(2)个人力量的增强

个人力量的增强,让我们能够承受回忆的痛苦。发现和促进这种力量的增长,会让我们获得新生。

创伤后的个体往往会被创伤击垮而在一段时间内感到无力和无助。当个体慢慢恢复之后,可以通过个人力量的增强来抗击回忆的痛苦。

我们每个人都会不断成长,在创伤发生时我们没能应对,所以遭受了伤害。可是时过境迁,我们慢慢发展出更强大的力量,或许变得更能够应对生活中的挑战。像许多遭受童年虐待的孩子,当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只能是弱小受害的一方,那些被压抑的愤怒成为我们变强的动力。

当我们成长后,我们更加懂得保护自己,保护家人。学会发现和觉察自己的力量。

(3)最后,回归生活,重新叙述过去和未来。

我们曾经在汶川地震发生几年后访谈过那里的中学生,当我问他们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他们告诉我,最向往的是大学生活。

当经历创伤的人,能够以理性的方式重述过往的故事时,那么他们就开始有力量展开未来的生活。

当把“创伤故事”完全展开之后,我们再用另一种方式“重述”过去,在“想象”中重新书写故事的进程和结局,并把当下和未来的展望写进去。最后,活出那个重述的未来。

这种手段一般作为辅助手段,不能代替创伤治疗。但是它的确可以提供每个有过负性体验的人们一个机会和平台,改写自己的生命故事。

因为受过伤,我们都有报复他人,报复生活的时候。因为我们深爱着自己,深爱着人生,所以才无法接受这样的伤害发生在自己身上。但世间最好的“报复”,是“快乐而精彩的生活。”

每种伤害里都包含着治疗和更新的种子,愿你不再因为“伤害”而继续痛苦下去。